學佛三部願悟生死 悟多覺

216

  「滕王閣序」,結尾詩作者感嘆「檻外長江空自流」,作者的空字即枉意。我以為若空字是佛祖所說意思的話,王勃命運大不同了,可惜王勃偏缺空。但這樣說,畢竟是假設性問題,任何人都以生活當下為實。改變一個想法那真不簡單,佛講修行,修行這一過程,把世俗觀念換上佛的概念,試想想,至少三部曲,一、願與不願,由不願意變成願意,佛所說的緣。永遠不願,永遠無緣,無緣變有緣,可能因一件事而接通,也可能一世也不通,不通便是堅持不願。所以,佛度有緣人,無緣即不願,等自願再說;二、願意受度了,做功課,認識和建立佛的概念,因人分利鈍,悟與不悟,並非一刀切。能觸及靈魂深處,恍然大悟,恭喜了。任何人無法知那一刻頓悟。三、悟了,世俗觀念逐一割斷,殖入佛的概念,成佛過程有一生死關,看能否度過,過渡到彼岸。例如割肉救鳥,做餓虎口糧之類,不要這麼大犧牲,做件大善事看看,所謂大善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為準。以上修行過程無諭出家、在家也按戒定慧三學進行。試想,要立這樣修行之心,是否要狠下決心?若有惡行,須即割斷。一般說浪子回頭,佛歡迎放下屠刀。

  王勃先生一篇鬥雞文,改變了在君側的好運,十六歲的王勃不特沒有修行,且有不良嗜好;被逐出朝廷,許多人都會反思,尤其讀書人善反思。王勃卻趁失業,無所事事,去蜀地旅遊,勝讀萬卷書,也好。看來並沒有去掛單,見見高人,改變一下自己。後來找到參軍之職,卻因接觸不良分子,捲入一宗謀殺案,最後因證據確鑿,真的成為殺人犯,連累父親貶去越南。因此,在大赦後有探父之行,引致溺水事件,命運潛入水中告結,行年二十七,根本談不上枉自流,歷史評價「麻煩友」,生命中有股黑流。所以,王勃根本不可能修行的,決不可能吸收佛所說空,不過以他之才,講空一定很大篇文章。王勃也幸好趕上滕王閣之宴,有機會寫下傳世之作,否則都是湮歿在歷史長河中。那時才子是空出世矣。故此,認識王勃短促一生,當明白學佛之重要。三部曲學法,看似複雜,實在是悟生死,下文要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