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說空自流非枉 悟多覺

289

  名文薦賞:神童兩句詩捧紅滕王閣九

  選讀:「滕王閣序」完

  〔本經〕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楝朝飛南浦雲,朱簾暮捲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評註〕且將詩句中一些詞語解讀,整句則不作譯文。因為八句都可入畫的文字畫,況且可謂全屬千年金句,用各種方式解讀何止千萬人?現請看詞語解讀:

  江渚:江上沙洲;佩玉鳴鸞:歌女舞者佩帶玉器飾物,舞動起來作聲響,這裏代表歌女舞者,聲響止,歌舞停止;南浦雲:上文有說雁群南飛聲止衡陽江邊。這裏畫棟有雁群南飛畫圖。

  閣中帝子:指建此樓閣那些王孫貴人,呼應上句「物換星移」,人也換矣。

  八句詩其實很淺白,淺白得來又很美,這幅圖畫有樓閣、外有長江、沙洲、內有停下來的歌者舞者、一個盛大的宴會場面。樓閣外煙雨濛濛、一群南飛雁、相應可見樓閣裏的畫棟,隱約同樣一群雁,但畫中遠方有江邊。閒雲晚霞秋色是全畫主調、畫的遠景是山,隱約見小瀑布溪水注入潭中。樓閣中有人把其中一扇捲簾放下一些了。檻外的長江水滔滔不絕流去。

  詩人寄情於畫意,主要是最後三句。感嘆日子過得快,大千世界也不知過去多少個春秋,「物換星移幾度秋」,相比人生苦短啊;人面全非,過去的王孫貴人又如何?一切都像那長江水一樣白白地流失。最後作者都是感嘆枉有八斗之才,又如何?

  王勃短促的人生,沒有機會見到老大時,甚至中年時的機遇,作為後來人,寄予同情和惋惜。在王勃眼中,「檻外長江空自流」,的確如此,無言。那麼這個故事教訓又如何呢?我看「空自流」這一個空字,不作枉費工夫解,而是作「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來認識,王勃早已不會恃才傲物,早能隨緣,命運也一定改變。機遇十六歲已選在君側,無人可比。對不對?正所謂命運由自己掌握,一個想法,讓自己行正路,還是歪路,命運便不同了。才高八斗,天才智商高(IQ),天才與人相處難,EQ不足。一個人所以要才德兼備,立足社會,方能發出光和熱,佛的EQ最好,佛爺脾氣好,EQ當然好。薦文至此,暫告一段落,返回大千世界細看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