囑咐阿斗憂慮深重 悟多覺

100

  名文薦讀:諸葛亮之前後出師表二

  諸葛亮北攻曹魏前,向少主劉禪請戰,這篇前出師表,看孔明怎下筆。

  〔本經〕臣亮言: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評註〕落筆實事求是,單刀直入,臣有話說。先帝指劉備,「未半」指恢復漢室大業未半,西蜀姓劉,頂多叫蜀漢。三分天下沒有錯,魏蜀吳,蜀漢也只得三分一,又是未半。說明請戰第一要義還是要完成先帝的壯志,請戰以竟之功,這是歷史遺留下來問題,必須一戰。筆鋒一轉,說內因,現在蜀京益州,今之成都很多弊端,以致一蹶不振(疲弊),到了生死存亡緊要關頭。說得很嚴重。據史載,阿斗上場之後,驕奢之極。孔明欲以戰勝來彌補,消除內部矛盾。再往下看。

  〔本經〕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報之于陛下也。

  〔評註〕表忠之言按例要講,諸葛亮當然誠意的,問題怎樣表達,眼前是世姪,卻是皇帝,又不爭氣。孔明不忘表達忠心耿耿,說明原因,這說明並非愚忠。第一作為守護國家之臣,於內要勤政,於外要忠心本國;第二得先帝知遇之恩,要報答給劉主,是當今陛下了。換言之,為國盡忠,對你好,因為汝父。孔明絕不客氣,話雖並不直接,亦都罵了。婉轉責備,痛在心頭。接著還是教訓了,要阿斗廣開言路,聽信忠言,賞罰分明,作為行前囑咐,亦很自然,說得很白,說來具體而微。判案交有關部門,以示公允,間接訓示以法辦事,內外一致,連皇帝家事也得一併官辦,對阿斗毫無信心可言。而且,左勸一句,右勸一句,先用其父大石壓下去,「光先帝遺德」。

  前出師表相當長,選讀第一段作罷,再看也是為因姪兒皇帝不成才,行前要說得一清二楚,這充分說明孔明出征,有深重的後顧之憂。第一段剩餘部分:

  〔本經〕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