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講利縱橫策略 悟多覺

181

  名文薦讀:縱橫家。蘇秦與張儀二

  書接上文,話說蘇秦略施小計,迫師弟張儀走去秦國,以連橫助秦,於是,蘇秦六國宰相的合縱計有用武之地,張儀亦有一份好工,這是《史記》所講的故事。歷史證明張儀勝出,蘇秦無疑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史記》所載,極具權威。對於這一說法,同史實有多大距離?這得看編年史,蘇秦受六國封相,施展合縱計劃,是西元前三三三年,亦很「短命」,翌年便宣告失敗,這是第一次合縱;張儀到秦國出任宰相,則是西元前三二八年,相隔五年的事。時間上並不配合。更何況第二次合縱延至西元前三一八年,人家張儀在秦十年,雙方一碰,合縱即散。看不到張儀要靠蘇秦才得入埗秦國。司馬遷作故事,無疑誇大蘇秦,貶低張儀,對注定失敗的合縱計劃,轉移到因人成事一邊。為甚麼要弄清楚這一個問題呢?

  首要尊重歷史,為此更有一個說法,張儀根本不是蘇秦同時代人,在蘇秦死後才出世,這恐怕不可能,合縱連橫無此孖寶,又怎成一台戲呢?在客觀上,歷史分久必合的要求下,只要主觀條件配合,不是張儀,是張三也一樣可以成功的。張儀說蘇秦失敗是注定的,六國不團結,各懷鬼胎,不可能合縱起來。秦成就大業,在當時來說,改革惟有秦做到了,商鞅變法、呂不韋經營、最後李斯法治,令秦富強,生產力提高,全國高度集中,封建中央集權體制有效性發揮淋漓盡至。可是福兮禍所伏,苛政猛於虎,秦亦很快敗在自己制度。有因必有果,得失盡在不言中。合縱、連橫本身只是政策,任何人都可以運用,甚至兩手運用,沒有特定只許用哪一項,惟看條件而已,也不可能一策到底,得看為何而合?利益是根本的,要使參加者看到得益,做一件大買賣,合作有紅利便可以合下去。像六國聯合抗秦,道理上團結就是力量,但如何分紅利呢?若打勝瓜分秦國,那時不也是弱國無外交,誰打頭陣又是問題。先讓參加者看到紅利,是聯盟基本所在。有紅利的生意才做得長久,管你是縱是橫。縱使大家為慈善而來,也得不帶忘念啊!

  明白以上所講的道理,再看蘇秦遊走七國,何以一事無成,關鍵在哪?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