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優先 糊塗荒謬 悟多覺

173

  墨子選讀:全能之神金句之三

  〔選文解讀〕孟子曾經說:「先賢己有之古訓,君子不再創作,闡述即可。」(原文:君子不作,述而已)。墨子說:「不然。人之中極不君子者,對古訓不作闡述,自己也不創作。(原文:人之不君子者,古之善者不述,今之善者不作。);其次不夠君子風度者,不說已有古訓,自己創作,內容相近,望盜取到自己名下。(原文:其次不君子者,古之善者不述,已有善則作之,欲善之自己出也。)至於現今有人只闡述古訓,亦不創作;或是不說古訓,只顧自己創作,兩者並無區別的。我認為,只有既闡述古訓,自己亦創作好的作品,這樣才積累更多好作品。(原文:吾以為古之善者則述之,今之善者則作之,欲善之益多也。)」

  〔評註〕這段關於寫文章或做一些醒世良言,一般認為最缺德是欺世盜名,即墨子所講的第二種不君子行為,但墨子覺得不太好而已,最缺德是不述不作。這裏是觀點角度,看來墨子以創作行頭,即是做總比不做好,至於能否入你數,那是讀者的事。在本段墨子最後說「欲善之益多也」可見重在創作,最不好是不作。由始至終貫徹一善字,要好東西。那麼對孟子認為只述不作,君子所為,墨子不贊同。推而廣之,無論甚麼工作,都以有所創作為優先,也是對的。

  〔選文解讀〕墨子說兩件荒謬之事:

  其一,季孫紹與孟伯常一齊管治魯國政務,但二人互不信任,卻又走去宗祠禱告,求保祐團結合作。墨子評說,這是各自掩眼,又想看見對方那樣荒謬。(原文:若使我皆視,豈不謬哉!)

  其二,駱滑氂宣稱自己很喜愛勇士,墨子問何以見得?姓駱的說:「我每次聽說那裏出現勇士,一定前往會他,把他殺死。」墨子說:「只有對喜歡的人親近,那有殺喜愛的人?你是厭惡勇士,不是喜愛勇士,你所為荒謬。」(原文:必從而殺之,非好勇也,是惡勇也。汝謬矣。)

  〔評註〕兩起聽來荒謬之事,那都是因為愚昧所致,愚昧並非蠢,不是笨,而是良知受蒙蔽了,是非不分了,墨子說這兩事,發人深省,糊塗人幹糊塗事而不自知。自己有否糊塗過呢?有否謬矣?有的話,莫笑他們三人的不是,引為警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