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經垃圾 抑或太陽 悟多覺

166

  名文薦讀:嵇康之「難自然好學論」一

  嵇(粵音溪),嵇康是三國時魏國人,三國盡歸司馬懿,進入晉代,司馬氏不得魏國文人,士大夫階層之人心。這些人紛紛遁入森林,逃避司馬氏召去作官。其中有七人,至為知名,常聚一起,飲酒作樂為名,酩酊大醉,令派來官吏無從入手。這七人被尊為竹林七賢,嵇康為首,如下有阮籍、山濤、向秀、王戎、阮咸及劉伶(後世人叫嗜酒者為劉伶,出處在此)。嵇康做過一任朝官,辭官不幹後,對司馬氏採不合作主義,公元二六三年,僅四十歲遭司馬昭殺害。嵇康是文學家、思想家,又是音樂家,名曲廣陵散出於其手筆。文學作品很多,「難自然好學論」足以代表其反叛而合理的思想,我薦讀這篇古文,可以認識嵇康。開始:

  〔全文大意〕題為「難自然好學論」。文章起首說人的惰性好逸惡勞,喜好安穩過日子。在上古時代民風惇樸,很容易便滿足,君主不必頒布太多政令,但老百姓變得不懂禮法和仁義。同時亦不知自己生長在一個最幸福的社會。隨着大賢離去,世風日下,很多人出來講仁義道德,大談六經,區別事物,教化百姓,這些有知識有禮數的人,取得名譽地位,更多人要讀書了,故此諸子相爭出謀獻策,管治百姓。耕田手作低等,社會形成一股「學以致榮」的「自然好學」風氣。

  文章又認為六經教化守禮,是違反人的本來願望,有違人性,哪裏可行呢?等如鳥不會喜歡人餵食、獸不接受人豢養一樣。所以人不會熟衷禮教的,因不是人的自然本性。只要嚐過山珍海味,便像人在黑暗中也知太陽溫暖滋味,光明的好處。如此計較也無損「自然好學」的。

  所以,文章又引有人說,六經像太陽,不信六經如守長夜。作者認為這樣讚頌的話,也沒有意見。事緣把宮殿看作小屋也不宜,或把一切事物都穿上禮服也不通,因此,六經是太陽,或者六經是垃圾,看來都公平。無病何必求醫,有病又怎能找獸醫呢?作者指出先有打算去求知,亦可謂違反本性,「自然好學」難也。那末「子之云云,恐故得菖蒲菹耳」。這最後結語,份屬何意,下文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