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 育    樂 仁

177

  在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傳統精神價值中,確是深刻認知「萬物並育而不相害」的要理,才能維繫好「和」、「大同」,展現在這個多民族國家,且因地域遼闊、差異巨大而形成的風俗習慣乃至民族文化相異,都能視為於「大家庭」、「大平台」和平共存、共濟、共榮的「並育」,是「碎片化」經這些軟件、「黏合劑」融和、包容彼此而連結成「整體」,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一體化」。

  從這個思維進路出發,便能理解,何以中華民族、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劃分出五十六個民族這麼多的組成部分,從「碎片化」中又能體現「整體」共存,展現「和」、「大同」的民族共融能力,推動中華民族、國家得以形成合力,迎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也為中華民族共榮、民族復興,接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崛起,展現共榮的動力,較諸世界不少地方的互鬥,更具和平祥和正能量。

  為此而教人們從疑惑中,要思考當中的因素,甚至,中華民族的民族共融是否可以在「全球化」面臨新世紀革新征程中,成為世界各地一種互鑑的元素,是彼此共處而又能呈現「王道」,促成和平祥和,一榮俱榮的生生不息動力?這向世人展現一個很關鍵要素,中華民族「和」、「大同」導引出來的民族共融,「王道」發展模式是否行得通?

  能否真的提供世界經驗、借鑑和互鑑良方,而能避免當用於其他地方時會出現「水土不服」,甚至變成別人的「毒藥」?

  正如當今國外不少打著「普世價值」說法的制度,當從西方世界、發達經濟體、現代文明國家強行引進發展中國家、落後地區,便相繼出現同一亂象,以至與希冀背馳,成為「橘越淮而枳」的現實慘痛版本?設若不好好慎思民族共融,以至箇中精神是「和」、「大同」來從思維乃至行為契合的一種主導意志,那麼,強加於其他地方的所謂「民族共融」,以至僅以「法律」作規範致使「口和心不和」,為著避免墮入法網而僅僅達到法律基準,逃避直面「和」、「大同」真義的話,一切表象,總不會持久,總會在有「空間」時便原形畢露,呈現一種「零和博弈」爭鬥。

  看看今天不少西方發達經濟體,近年竟出現民粹、排拒移民湧入,以至排拒非當地原有族裔的新移居族群,乃至一些地方甚至有苗頭出現種族主義思潮回溯,便可見,是這些地方在以法律為「約束力」的確立民族共融法律效力體現下,因時勢轉變而導致權利義務「消長」,希冀打破法律的約束,又或是降低法律約束力而形成的民粹、種族主義「優劣性」分野的惡性苗頭,構成今天逆全球化和「全球化」消長的重大危機。

  不好好檢視這些危機和所引致的源頭,百年未有大變局會怎樣影響世界的發展變化,是福是禍,才是真的難以預料。不過,如果能夠從這些危機中學習尋求完善,扭轉亂局的元素,尤以從中華民族、文化、文明中以「和」、「大同」作為「大數據」的經驗,藉民族共融體現「一體」、「整體」而非「碎片化」,那麼,也可以預料,這是世界文化、文明互動、平衡、互鑑的大好契機,提供人們更多的選項,也是在中華民族五十六個民族「大家庭」展現民族融和共融的經驗中成為行得通的明證,更可互鑑地讓世界各地,尤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能夠行得通的共濟、並育元素。因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華民族,其實在地域聯通、民族「成分」中有不少「地緣」關係,更有利於共商共建共享和民心相通,甚至更容易在採用「和」、「大同」的中華民族共融元素投放於自身條件中,可以最有效降低衝突和不適應,為告訴世人這種共融、並育是行得通而寫下一個個成果,令到「一帶一路」能夠架起民心相通橋樑,從文明互鑑中,展現打破地域制約的互鑑、共濟並育大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