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僭越    樂 仁

271

  正因為中華民族先輩很早認知了個人和群體、國家民族的共存關係,是一種個體和整體共存、共濟,又具備長幼、先輩和晚輩的承傳關係,才能開出人倫中的秩序,以「和」、「大同」來統攝彼此之間的共處,形成共濟、生生不息的延伸功能,才能更好理順社會、經濟、民生的發展和變化,尤其中華民族在「天地人」這種共存共濟中,找到了「人」的位置,參透天地化育玄機,放在人的生存發展中,以人和大自然的「和」、「大同」共處來作為天地萬物休養生息溫床,最能令萬物繁衍,體現祥和、和諧和美好生活展現。由這些層層發展起來的認知,人便會有「存在感」,不管是在「天地」之中,人不會感到「孤立」而失落,以至在國族、族群中,也能很容易找到「人」的位置,上溯先祖、前人,後啟晚輩後世,起到薪火相傳作用。

  這,在以農立國社會,中華民族很早便能從這些「天地人」、族群生活中,體會到只有調和、協同,才是社會、家庭、個人發展的最好形態。而且,從「人」的位置中,在先祖功德開拓發展的歷程裏,開出了宗法制度,以長嫡作為繼承,可以降低因利益形成互鬥內鬨,也藉此形成一種「權責」,讓一代代人總按人倫秩序來和睦相處,並非有了繼承權便可打破長幼有序、兄友弟恭的規範,這在中華文明傳統中是社會所非議和不容的。

  因而,在這些一層層展現「人」的位置法則,供人很好知道自己的「存在」,從而各安本位,便能很好形成一種由人「內化」形成的自我、制度要求,降低了人因不知「位置」的「存在失落感」,令人容易無視社會、世界總有一套法則、自然規律而呈現操控、掠奪,自以為是「萬能主宰」的畸變,致令社會大亂。

  由於中華民族以農立國,形成的「天地人」共濟共存能夠契合大自然運行法則而無害它的往復規律變化,恰恰,還能參透了這些變化的玄機是往復不斷,日月盈昃、陰晴互濟,種種變化,是天地能夠化育的動力,當人們理解這些演變,便能在敬畏之中,善用變化為人來服務,以四時更替,來務農生產,只要契合這些變化作出協調、調和,便能在「和」、「大同」的氛圍中,開出成果,供人們生存、發展,展現和諧、有序演變中的祥和、和諧環境,供人們生生不息,薪火相傳。

  為此,循這套知悉「人」在「天地人」中的位置,敬畏天地大自然法則,與此同時又不以外在的制約而「認命」,重視「人的力量」,只有堅毅,在調和人與天地、大自然後,其實人是可以打破客觀環境的制約來謀求人們更好的生活,創建族群更美好的生存生活環境。於是,才會有傳統神話故事女媧補天、后羿射日、大禹治水,這些先祖與大自然共處,在受到大自然制約,令到「人」生存發展遭受打擊時,他們是以一種「天地人」共濟共存智慧來「抗衡」客觀環境,作好「天地人」調和的「和」、「大同」共存,而不是以「抗爭」、「掠奪」、「打垮」大自然「主宰」天地運行法則的思維和行動來作為「萬能主宰」。女媧「補天」,不是「殺死」「天」、取替「天」來展現人的存在;后羿射日,射下了九個太陽,還留有餘地讓一個太陽供「天地」生息運行,展現「和」、「大同」;大禹治水,不是採用「掩」的方法而是用「導」,體現中華民族智慧的「協調」精神。

  從這些故事反映,中華民族儘管強調人要自強不息,但,這是建基於「天地人」調和,「人」在「天地人」共濟共存中要以在「天地」之下的位置、敬畏的心來展現「人的力量」,不敢僭越,更不會「主宰」天地運行,才能夠造福「天地人」,讓大自然也一同參與到人的社會中去體現大自然的運行法則,是一種「和」、「大同」的共存共濟關係,才能令天地也可以休養生息孕育萬物。

  當這種文明的精神主導了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開出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以人文精神來做好「人」的工夫,足見,這個民族站於天地之下,身處世界之中,其實五千年下來,是「和」、「大同」的展現,是和平共存,締造和諧社會的建設一員,才能為民族、世人創建美好生活,生生不息貢獻個人和族群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