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坐禪體驗

夏 草

57

  學佛修禪的人,靜坐就是一門功課,除了日常經常靜坐,還會爭取參加禪七,即一周7天在道場內用功,當中包括坐禪、行禪、聽法師開示和出坡等,以達靜化心靈的效果。

  香港舉辦禪七的道場不多,過去在大嶼山徒步登上天壇大佛途中,經過寶林寺曾見過舉辦禪七的告示牌,最近再次登山的時候,向該寺的法師了解詳情,並表示有意參加他們舉辦的禪七,法師表示「我們的禪七是70天噢!」把我嚇了一跳。原來70天是寺內法師們自己用功,外來善信也可參加,並沒有規定多少時間,一支香或兩支香,隨喜。

  寶林寺是香港少有的清靜叢林道場,法師們自己耕種,自給自足,與山頂的寶蓮寺的旅遊旺點完全是兩回事,法師們慳儉樸素,常見他們的僧服上有多處補釘,是真正的修行者。正是這個原因,一直吸引我參加他們的禪七。

  一支香時間約45分鐘,全程需要盤腿,首先要有基本的盤腿功夫。回想最初禪坐時,雙腿是很受罪的,疼痛、麻木是常有的事,需要放鬆一段時才可以站立。有些人以為,由於盤腿時長時間令血液循環受阻,會導致身體某部位壞死,其實不然,腿腳麻木是神經受壓而引起的,而非於血液循環受阻,其坐姿是不會損害腿腳組織的,如果腿腳在禪坐中持續麻木,經過一段日子後,會漸漸減輕,就算坐上很長的時間,也不會再有麻木的現像。

  我最初是散盤,接着練單盤,當單盤坐上一段時間後,嘗試雙盤,10秒鐘也難捱,經過漸漸加時間,如今雙盤也可以坐上一段較長的時間了,有一種「坐如鐘」的感覺。

  除了腿部功夫,在禪修中還會體驗到各種各樣的現象,例如痕癢、輕微的刺痛、深度的鬆弛、身輕或浮動等感覺。也許會感到身體在膨脹、縮小或在空中升起來。原來在禪坐放鬆時,神經系統開始更有效地傳遞感覺訊息,大量以前受阻的感覺訊息得以輕易流通,從而產生了各種奇異感覺,只要觀察着它的生起與消失,不用過於專注便可以了。

  還有一種難捱的感覺是昏昏欲睡。坐禪是進入非常平靜與放鬆的狀態,只有在準備睡眠時,才會體驗到這種美好狀態,所以很自然便慢慢入睡了。當你發現這種情況時,就要立即靜觀昏沉本身。昏沉有一些明顯特性,它會影響心念,試把它們找出來;它與某些身體感覺有關,試找出它們的位置。這種探究性的覺察是昏沉的最好對治方法,會令它很快消失的。如果不成功,昏沉很可能與身體有關,那就要找出原因來處理了。如果禪坐前吃得很飽,也可能是造成昏沉的原因。因此,快將禪坐前要少吃一些,或者在飽餐一頓後要等上一個小時後才可坐禪。

  妄念紛飛也是一個難關。心念有時過度活躍,各種各樣的念頭不斷飛進腦子,人人皆會遇到,每當妄念湧現時,我是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靜靜觀察氣息的一出一入,還有中間停留靜止的片刻,這個過程原來是一種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