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蹦迪」為「宅生活」添樂趣   孫郁華

2862

  晚10點,關上燈,打開直播間,當動感的「857 857」音樂響起,在北京家中穿著睡衣的陸怡婷足不出戶就開始了一場「雲蹦迪」。

  這也是陸怡婷第一次嘗試「雲蹦迪」。直播間裏不斷有人報出自己所在的城市坐標,而且不停有人打賞,好讓自己的頭像在榜單裏出現的時間盡可能長一點。

  千里之外的江蘇宜興,26歲的夏贇此時也在直播間給DJ打賞著禮物。「線上蹦迪更多是自娛自樂,喝口小酒、蹦蹦迪出出汗還是蠻能釋放壓力的。」在他看來,「雲蹦迪」對年輕人來說,和線下真實的蹦迪消費需求如出一轍,都是基於共同興趣和地理位置的社交娛樂方式。

  2月初,當上海TAXX酒吧在短視頻平台抖音上開啟一場別開生面的「雲蹦迪」後,許多因疫情而被迫在家「養生」的蹦迪愛好者終於按捺不住舞動的內心,開啟「自嗨」模式。根據TAXX發布的數據,當日,直播間最高在線人數達到7.1萬人,打賞總收入扣除平台分成後折合人民幣36.67萬元。這場直播也使「雲蹦迪」一詞第二天迅速佔領熱搜。受TAXX啟發,中國不少酒吧紛紛開始在各大平台開設直播。

  「以往主要是地域性的競爭,現在上網了,可以說是全國性的競爭了。」上海BEEHIVE酒吧品牌總監莊宛慈說。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原本熱鬧的娛樂行業遭遇重創。場所停業、設備閒置、員工無事可做。酒吧從業者們開始了一場行業自救,第一站便著眼線上,拉起了「雲蹦迪」專場。

  「疫情期間大家『宅』在家裏都很無聊,我們想在線上通過直播的方式跟大家分享一些愉快的音樂,讓大家放鬆情緒。」上海TAXX橙夏集團總經理阮靚亮說,這種「雲蹦迪」的出現,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樂迷們短期的空虛和焦慮,也成為一些音樂公司和酒吧嘗試自救、挽回損失的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