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 信」   樂 仁

144

  顯然,對於中華民族在民俗信仰,在崇敬祖先展現出來的「滿天神佛」崇敬崇拜,很容易給外國人,尤以西方發達「宗教國家」指摘為「迷信」,在她們國度看,只有「唯一的神」在萬有之上,除了「造物主」這位「神」之外,不應有滿天神佛等同「神」的身分存在於世。為此近現代以來,不少國人在西方認知熏陶下,也認同了這個觀點,以至在經歷列強侵華後,不少國人產生了民族自卑,對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也有「輸」給他人的抬不起頭觀念,為此,一段時間「中國人民族劣根性」的各種說法大行其道,也博得不少人認同,當中,如「中國人一盤散沙」、「中國人迷信」、「中國人再非禮儀之邦」⋯⋯在中華兒女中盛行。

  當然,人總有優點缺點,一個國家、民族,又豈會完美無瑕!中國人有源於「民族性」的缺點不足為奇,但,是否能以這些「缺點」全盤否定中華民族,認為一無是處,總是「落後」於西方世界,因而便掉入了自卑陷阱,乃至是掉入別人誤判或用心「挖」好的「陷阱」?

  設若不好好梳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看看是怎樣從古遠世代延綿至今,以至我們國家民族何以形成這種有別於西方列強的民族性,怎樣將這份民族性、文明、文化適應時代發展,開出新枝?便一股腦兒完全否定「過去」,以為可以憑藉全盤西化來革新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顯然是不切實際的「離地」思維,是嚴重陷入自卑的欠缺理性思考判斷。

  以「中國人迷信」而言,當然,中國地大物博,五十六個民族合組成中華民族,地域差異、風俗不同,各有信仰是正常不過的事。但如何區分民風民俗信仰,以至崇敬祖先、敬畏山河大地,甚至在宗教、教派活動中以「敬如在」精神來看待「天地人關係」,維護大自然規律,這些,又是否能簡單地以「功利」、「迷信」看待各種信仰和崇拜、宗教活動?甚至,在宗教上,怎樣區分「一神」與「眾神」是「迷信」還是「正信」?便難以用「科學」、單一和個別宗教教義來非議他人,確立自身「地位」。

  反而,能從中華民族「滿天神佛」的多元化共存中理解國人在信仰中大多具備理性思維而並非掉入「迷信」迷失自己,找不到「人」的位置,未能知悉中華民族堅信「人的力量」在「天地」之間是可以共濟,創建人幸福美滿生活,能承前啟後,薪火相傳這份優良思維,延綿「人」的生存發展,那麼,這份對「人」的堅定信念,又是否能稱之「迷信」?

  中華民族正是秉持「和」、「大同」的精神,不獨在「人」的世界開出求同存異、共存共濟的多元化色彩,乃至在信仰,在「天地」大自然規律中,依然以「和」、「大同」來崇敬超越「人」可知的「不可知」,「敬如在」,不敢僭越,更不敢凌駕,依然以「人」在「天地」之下,適應大自然規律、法則求取生存發展,這種開出多元共存、融和世界的「關係」機制,設若不以這些要件來切入以作檢視,反而僅僅以一段時間的成敗得失作為判斷標準,便直指近代中國遭受到列強侵華是中國人「民族劣根性」、「迷信」導致落後、敗給他人的「結果」,這種誤判必然難以查找出深層原因,以至在工業化提升生產力推動了經濟發展便百分百認為這是發達興旺的「上佳」寫照,也必然因欠缺理性思考判斷,便作為單一檢驗「標尺」,這,才是容易掉入「迷信」境地,迷信西方必優勝,「迷信」科學必解決一切。

  為此,中華民族只有清晰地查找到國家民族發展的「短板」,怎樣梳理並切合現代化、工業化發展革故開新,返本在完善「根」的護養中,開出新時代新枝條來壯大整體,枝繁葉茂根壯,始能在當下「全球一體化」的緊密關係、骨牌效應中,促成國家民族在「和」、「大同」中推進求同存異,去蕪存菁,造福國人,也造福世界;在吸收外來優勢的同時,推進民族、文明、文化在激盪中燃亮開新火光,免於掉入自卑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