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 節」  台上台下 樂 仁

732

  既然改革開放在國際上並沒有一套範本,而不少落後地區在採取發展模式時,只有「休克療法」一途,藉全面開放來企圖激活經濟發展,在初始階段,似乎是「行得通」的做法,卻因為忽然打破框框開放,引發資產價格、通脹等問題,影響民生,才被指為「休克」治療經濟沉疴的「猛藥」,企圖置諸死地而後生。然而,在中國人傳統思維和經驗中,看待「病灶」,並非以單一問題、單一手段予以研判、化解,先輩積累下來的經驗,是以「整體」和「個體」對照下,查找問題成因,當中,認定必然是相互影響、彼此互動的過程,最終才出現了「表象」的問題、病灶,於是,先輩的經驗是以「複方」,採用「複合」手段,既針對問題、病灶成因,也作好各種調和調整,不會輕易採用單方、猛藥,甚至,會從「固本」中,鞏固「整體」根基,固本培元,增強自身能力來抗禦衝擊。

  這就是中外對待問題進路的分野,為此,不難明白當改革開放沒有範本,其他地方都採用「休克療法」,何以國家領導人在要試驗的時候,竟然捨此而謀求自身探索進路,以自由市場的「市場化」元素嫁接、激活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當然,這也因應國家當年經濟發展陷入危機,卻因應民族傳統精神,採用「複合」手段來應對變化的「基因」,從而得以找到相對適合自身發展的改革路向。儘管,過程中不會一帆風順,但是,憑藉「試驗」機制,能夠將問題、衝擊控制在有限度範圍,不致一下子如水銀瀉地遍及「整體」變得更糟糕,更難以應付。

  而從這個試驗,採用「複合」手段的過程中,很明顯,查找問題成因、對症下藥、檢視反應和效果,繼而作好各種調節,檢測「整體」和「個體」的適應力,再出台落實方案,這個過程,莫不因應中國人傳統智慧看待生命,看待人與大自然「共生」,各取所需而又共存、調和的一種精神價值,將之導引到個人、地方、國家的發展,將之從不同問題、層次,按照此一法則來化解矛盾危機。在「大環境」中,查找變化趨勢,從而判斷利害吉凶,再選取能夠調和的方案,趨利避害,漸進地擺脫困境,走上發展新台階,以「緩和」發展來避免取用猛藥。

  尤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而言,當普羅市民感受到難以承受的衝擊時,儘管所設定願景是良好的目標,但,人總有自私自利一面,到了生死存亡利益關頭,猛藥導致的「休克療法」弊端,便考驗群眾的承受力,以至忍耐力。看看不少採用「休克療法」發展的經濟體,有「解體」的,有面對高通脹、貨幣大插水而一蹶不振的,便足見,一旦掉入這個危險境地,整體國家地方便難以翻身,甚至要待自身力量呈現才能抵受重創,而要復元,變得遙遙無期,乃至淪為國際「打壓」對象,在國際森林定律中,總處於「捱打」狀態。

  國家慶幸能夠按自身經驗、狀況,選擇在改革開放中堅持走自身發展道路,按條件、能力試驗出改革、開放互相配合的進程,以「差異化」發展,以「市場化」結合「計劃經濟」,乃至以政府之手、市場之手、規劃的布 局共同形成「複合」作用力,從「鬆緊有度」中,始終保持「王道」的改革,有效調節調控的手段,為自身發展,走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走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坦途」。然而,這種有別於「休克療法」的發展,看在外人眼裏,是「中國模式」,也是解放思想下不拘一格的發展模式,卻難以說清這當中有哪些「範本」,甚至可以說是「無招勝有招」,因為,當中總是在試驗、探索、應變、調節中,以「不變」、「變」的互動來產生「複合」作用,卻能獲得多重效益,固本培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