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      克 剛

278

  倘若我們能夠環顧環球的發展變化,可以看到,今天人們多處於一個只爭朝夕的急功近利環境,學習、營商、建設,乃至在個人修為、健康提升上,莫不陷入這種短視思維、態度,來計算成敗得失,來看待政府、社區的建設和營造。這份思維,在各種計算和角力中,如水銀瀉地,深入人心,很是荒唐,卻最能博取人心和支持,在不知不覺中,製造一個個美麗謊言,到後來夢幻破滅,只能追逐下一個「泡沫」和「希冀」。

  但是,一個地方的營建,一個社區的「改造」,賦予生機,是否能一如建築一幢大樓,可以按計算來設定「日期」,然後,大樓便建造起來,大功告成?看似可以,但我們不禁要問,大樓建造起來,只是一個硬體,然而內裏的「人」、「生活」,「營商」又如何體現它具備活力、生機?一幢空空洞洞的大樓,不是人們追求的勃勃生機社區組成個體;同理,只有各種設施的舊區、社區,是否可以單憑「活化」注入「夜市」、「文創」,便能輸入活力、靈氣,發展成具「生命力」、「特色」的社區,有利生活和營商?

  不好好直面這個命題,只懂得以「夜市」、「文創」來入區希望激活人流和商機,卻老在埋怨欠缺客流和消費,難以生存發展,顯然掉入了急功近利的陷阱,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本末倒置的操作,將活化舊區、社區看作開設一個商場,卻不是從「經營」上先培植社區「元氣」、生活氣息,積澱社區經濟,再接入具本區特色的各種元素,包括商業元素。

  沒有「經營」怎談得上「活化」?就算將舊區保育好、建設好,配套各種相應設施,當欠缺了「經營」、「守業」,欠缺了注入社區生活氣息和活力生機,儘管可以在初時引入人流、資金流,但是,短視、急功近利的操作,能夠「守」多長時間?今天的營商,一雞死一雞鳴,正好給予我們教訓,過去舊區的興旺,商人營商積澱起來的「集體回憶」,何以今天不少社區一再舉辦「夜市」,都難以「起死回生」?莫不引來營運者興嘆欠人流、欠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