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 點」    克 剛

87

  澳門幸運地沒有在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跟隨鄰近地區香港的高速發展浪潮,令到舊區得以保留下來。雖然,面對社區老化,社會很有意見,且出現舊建築逐漸拆舊建新,建成不少五層高樓宇,可是,這種拆建,相對而言仍能保留地區街巷肌理,能夠從「夾縫」中遺留下來一些建築、小片區,供人們看到舊區原有發展脈絡,也有利在今天正視保育問題。

  這些零碎,又或小小片區的遺存,可以在今天社會意識中,很好檢視到底以目前的澳門形態,怎樣才足以體現歷史文化延續、傳承?而不是一窩蜂拆個稀巴爛來建造新社區,將「活化」收窄至推倒重建?

  當然,不同社區,有不同「年紀」、「年輪」;一些舊區,如北區的祐漢新邨,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居民窩居區份的見證,至今老舊殘破,社會呼喚將之重建,規劃成新式社區。相信,這種重建模式,對於祐漢而言,會遇上較小的反對拆建社會壓力,有利於整個片區改頭換面,展現新顏。

  但是,一些區份,如關前街區,不少建築物重建成五層高樓宇,也有受保護條件限制不能「重新」建築而只能以原外觀復建,如關前正街一列老房子,便有著中西建築元素,只能修復,而必須原貌遺存下來。此外,如永福圍這個澳門古老圍里,依然保存下來「過街」式小巷貫穿的獨特建築,以及青磚傳統清式民居構建,為此,當機構將一系列永福圍房子捐贈特區政府,便引起社會注視,今後要如何維護、保育,以至日後應注入怎樣的「活化」元素,展現圍里魅力?

  看看內地一些地方、古鎮的「保育」和「活化」,是將原社區的「人氣」、「生活」遷走;將建築、社區肌理整頓、維護以後,作為一個「人造景點」注入「演員」來向外界展示「活化」功效。不管是當中民居、營商,全部是商業行為、表演需要,原有的生活氣息盪然無全,「景區」營業時間過後便「關門」休息。

  如果說這是一種「活化」方向,那麼,澳門舊區面臨的,是否會變成如斯「景點」宣示,排除了真正的社區生活、經濟元素;尤以人們希冀藉活化幫助社區生活設施建設、增加公共空間,有利原區居民在生活、營商中,展示社區歷史文化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