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   樂 仁

179

  如果以港澳先後回歸祖國至今二十年作為一個時段節點,再推前二十年,將改革開放定格於環球經濟發展、社會進步,走上天下太平的里程碑,其實我們便可以看到世界的變化,正是在上述兩個時段當中產生了「勢」的轉變,形成「力量」的消長。於是,世界各地、不同利益、不同意識形態,莫不要因應市場上的變化,謀求應對方案,才能與時俱進。無視這個世界大潮流的影響,以至它積累「力量」形成「洗牌」效應,只會猶如刻舟求劍,目標似乎確定,卻無視外在環境早已轉換,難以採用既定政策措施來實現「原路徑」達致所追求的目標,最終只能被世界大潮所吞噬。

  何況,中國改革開放、中美建交所造成的一個國際大環境,其實也暗暗向世人宣示,在此之前的世界形態,再不能以「老皇曆」「一本通書看到老」來依循當中指標、規劃辦事;也給世人一個重大「信號」,要看清中國改革開放、中美建交,就是要「顛覆」過去、建立未來,要在「大破」之後有「大立」,要改變既有來建設新環境、新秩序、新模式。

  一切以為可以按過去規矩秩序「千秋萬世」的想法,只會變成抱殘守缺、落伍於時代發展大潮的自我封閉,再難以趕上開放、多元、互相促進,又互相競爭的新時代發展模式,將思維「禁錮」於框框中,再難以看到世界大環境高速變化的內容。

  當然,與時俱進是對個人、企業、行業、社會、地區、國際任何一方的基本要求,要他們看清變化之中會保留甚麼,淘汰甚麼;要人人檢視所處身環境,所具備的自身力量,所擁有的外在能力,來配合變化的時勢,抓住機遇,乘風而起。否則,只會掉入時代衝擊洗刷的浪濤中,這樣下去,便難逃沒頂之災。於是,認清「勢」、「時機」,配合了「時勢」演進,才能更好檢視自身的力量,怎樣參與到大潮流中去,是「借力」,還是以「力量」抗衡「力量」達致協調、調和、平衡,開創出全新的秩序,達至「顛覆」的功效?如果不能認清「時」、「勢」,以「勇」字來盲目衝刺以為可以殺出一條血路,自必然也難以在「勢」的變化消長中取得希冀的成果。

  為此,中國傳統智慧,在追求人性真善美,追求祥和、天下太平的同時,也暗藏哲理玄機,就是講求對「勢」的認知理解和配合運用,更衍生了重視時機的掌握,因而會說「時勢」,就是從中點出了各種因、緣聚合,才具備有利條件來改革、來交往,來「顛覆」過去開創未來。倘若因、緣不具足,也徒呼奈何,只能嘆「時不利兮」而感嘆萬千。

  因為,「勢」總是會此消彼長,但,到達一個怎樣的「消長」程度,才足以「顛覆」過去,有利開創新環境、新格局?

  其實,在發展過程中,在演變過程中,不僅需要具備源源動力推進,還需要時機的配合,所謂「時來運轉」,機遇來臨,「運勢」、「勢」才會轉變,否則還是難以動之分毫。這便需要各種元素聚合,以至中國人強調的天時地利人和互相配合,才能成事。

  中國改革開放,中美建交,其實正正是一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勢」配合,在因、緣具足下產生了「顛覆」作用力,也產生了「爆炸」式演進變革的源源動力和發展過程。乃至港澳先後回歸祖國,何嘗不是「時」、「勢」聚合形成對中國大家庭邁上新征程的「源源動力」,因、緣際會,促成由此開展的二十年國家高速發展,也促進了環球高速發展,成為舉世矚目,且全球受惠的一個共建共贏共享新時代啟航開端,在全球一體化帶動下,創設了共生共存大環境,令到人類享受到太平盛世的幸福,也決心將這個「勢」推進下去,薪火相傳,惠及子孫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