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魘」   樂 仁

201

  正因為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具備強大包容力,以求同存異來締造好「和」、「大同」環境,才在另一角度,顯示當中的適應力,在不同時期、不同主客觀環境等交疊起來的現實中,中華民族、文明、文化總是能夠適應環境,適應外來強勢元素,並憑藉我們的學習能力,能夠汲取別人長處、強項,用於克服一己的不足、短板,達致取長補短、去蕪存菁功效,因而,在這股強大學習、包容力推動下,國家民族很快便跨越所面臨的危機和挑戰,革故開新,為民族發展掀開新一頁,邁上新征程。

  這便是何故中華民族在過去五千年歷史時代更迭中,在一次又一次磨難、災害、戰爭中,還是得以保存下來自身獨特印記,然後從經驗教訓中找到了「活命泉源」,在人們堅忍意志、勇於開拓的實幹中,很快便走出了困境,迎來生機、新環境,為國家民族開新,樹立里程碑。明白到這份民族性,文明、文化特質,便不會從不認知、從誤判中,僅僅從西方二元對立的格局,以此作為尺度、標準來衡量中華民族處事、營運的方法,且以為中華民族總會走上西方經濟體發展的老路,工業化、現代化、殖民主義,變成逢強必霸,必然會掠奪其他人的單一「模式」。

  為此,可以很好理解,何以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以來,四十一年間,總會每隔一段時間世界便自自然然會湧現「中國威脅論」,害怕中國長足發展,害怕中國強大,更對中華民族堅忍推進民族復興,心中猶如總是有一根「刺」,必須「除之後快」!這套思維,除基於與中華民族、文明、文化「和」、「大同」、多元共存共濟的精神格格不入的西方一套二元對立、分化、爭鬥精神相關外,還或多或少,是她們僅憑源於自身的發展壯大、強盛歷程和經驗來「估算」中國改革開放會走她們的路,會走殖民主義、資本主義道路,是「追隨」她們的「後來者」,總有一天當「趕上」她們的時候,必會用她們的「招數」,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因而,這種從自身經驗、歷程引伸出來的國家逢強必霸,必會「欺壓」他人自肥思維,無形中是西方國家的夢魘,久不久便「發作」。

  可是,這些西方世界的「想像」、「估算」,根本不是遵從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歷經五千年發展,不斷適應新環境作出變革開新,始終一貫採用「和」、「大同」來謀求人、人類攜手應對大自然發展出現的諸多挑戰,並且強調「天地人」共存共濟、協調發展,才能生生不息為人們營造良好「溫床」,提供人們生息發展上佳空間的一套「和」、「大同」精神,以及包容共濟促成百花齊放的多元化、多彩多姿世態,反饋予人們得以休養生息,承前啟後發展。

  而且,中華民族向來重視「人」的工夫,重視「教育」、「教化」工作來啟蒙後世,宣揚「王道」的協調、平衡促成包容共濟,一榮共榮價值。當中,正正體現了民族性促使、教養教化形成的「溫良恭儉讓」人們精神,在同一天空下,是存在於中華文明、文化感召的「共同體」,不分民族、地域、民俗文化,而能共冶一爐產生「共同」源流、文明文化認知的中華民族共識。

  這種內化工夫,這種重視「人」的工夫,在「和」、「大同」中形成包容共濟和強而有力的學習能力,推動國家民族遇上了挑戰、困難時,能很快適應打擊,站穩根基,反而能從民族精神的強而有力指引中,擺脫掣肘打擊,跨越困難浴火重生,又一次展現適應環境、適應時代變遷的能力,且在達己中需要達人,令到大家得以在和平、祥和環境中,共同處理好「天地人」的關係,走出發展新空間。這就是何以西方會誤判中華民族追求民族振興會產生誤判的源頭,將自己過去「代入」中華民族、中國的今天,將自己走上現代化的「逢強必霸」思維,錯誤套用到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績中去「想像」結果,焉能不「惡夢」連連而自困於錯覺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