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 樂 仁

214

  現代化是放諸新世紀世人面前的時代命題,然而,何嘗不是每個時代人們要回答的答卷。只不過,今天世界大環境的各種因素較過去複雜得多,危機和挑戰便在各種疊加因素交織起來的現象中,教人有更大變化、更深遠禍害影響的憂慮。甚至,過去兩次世界大戰形成的人類重大生靈塗炭教訓中,因為有了核武器,使人們更恐懼當國際間利益衝突惡化而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會是核戰爭導致的人類「終極」毀滅戰爭。

  為此,怎樣看待現代化,當下不光是中華民族的時代命題,更是世人共同時代命題,於是,又牽扯回到「全球化」這個國際交往主軸,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以聯合國、世貿組織(前身為關貿總協定)作為「全球化」平台的國際融合機制,來到今天70多年的變化,兩者如何主導世界和平,有序發展,共同營造人類命運共同體?今天,當「黑天鵝」效應,以至西方列強在美國主導下掀起「新冷戰」洪流,又怎樣衝擊聯合國和世貿所代表的「全球化」基石,很值得世人,尤以熱愛和追求和平共存人們覺醒。

  只有檢視70多年來「全球化」的發展、演變,今天怎樣現代化革故開新,才能回答這份時代命題答卷,引領世界避過利益角力形成的核戰風險。當美國近年以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以至操弄局部地區對立引發戰火,更不斷脫群、脫鈎,儼然將過去「全球化」機制和成果推倒「不認帳」另起爐灶,這種「黑天鵝」、「單邊主義」、「以我為主」手段愈演愈烈,以至將中國自力更生、匯入世界洪流走改革開放團結世界,推進「全球化」發展所取得的自身和世界各地利益視為中國「掠奪」美國的手段,因而不惜發動「新冷戰」,這種危險操作,引發世界各地憂慮,尤其在「以我為主」下,美國脅逼世界其他國家地方「靠邊站」,惹來不少國家憂心忡忡,「全球化」會在這種歪路中喪失既有功能。

  「全球化」、「國際化」、「現代化」,代表了世界各地從第二次大戰結束以來不斷適應時代走上現代化發展之途,且不斷在「分工」、「合作」中,展現互惠共贏,並非如一些人所說的是「恩惠」,是「被偷了芝士」。而正因「全球化」發展、布局分工,才激發產業鏈、供應鏈擴大了市場,形成人人共建、各取所需展現出來的「共榮」、「共贏」,人人又從中受惠。過去41年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更將這種「全球化」發展優勢不斷推升,國際融合合作淋漓盡致,以至有「中國模式」之說,令到世人滿懷希望這是世人共處共贏的成功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