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工夫    樂 仁

26

  中華民族先輩在生存發展的與大自然共存中,很早便參透了「天地」玄機,配合人的存在,將人在大自然生存發展中,理出一套學問。人,大自然,在先輩看法其實是共存關係,並不衝突。而且,大自然所包含的,是天地、山水、動植物等生物、物質的共存,而人是其中一員,有能力按「人」的意志來追求生存發展,總結經驗,參照大自然規律來生息,從中總結出「易」、「河圖洛書」等學問,以天地、大自然更替作為興衰,以這些變化,參透了變化是在「兩極」中轉換,物極必反、盛極必衰、否極泰來。於是,先輩從這些認知中,確立了「人」的「位置」,天地人,只有人能夠從中更好按意志發展自己,為族群謀求更好的生活,追求契合天地所呈現的「人」性價值,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為此,中華民族開出的,是以人在天地間生活的共存智慧,一代代人相傳下來,在先賢總結前人經驗中,開出道家、儒家文化學說,而以「易」為核心的「理論」、「玄機」,都在道、儒學問中延綿後世,所呈現的,是做「人」的學問,是「人」的工夫,是人如何生活。

  在這些發展進程中,文化藝術、飲食、生活態度、作息模式,莫不圍繞「人」和生活來拓展,於是,在至今五千年的歷史文化源流中,可以看到,中華民族是最重視人的民族,是最懂得生活的民族,開出的文化璀璨多元,卻有共性,直指人心,追求的是「人」的自我提升,不管是道家被認為的「出世」,又或儒家被指的「入世」,只是「同體」中兩個「極端」中的一面,追求做好「人」的工夫,以人為本,怎樣在人的群體、世界中恰如其份做好一個人,享受生活,提升人的靈性。

  明白這套中華民族的精萃,不難看出,原來先輩是這麼具備智慧來展現人所以作為人的能力乃至在天地間的「功能」。惟有如此,人才會是大自然中所有生物的「萬物之靈」,才足以有別於其他生物生存於大自然中。而且,從大自然變化規律中引伸的各種演變,莫不並行不悖,而非總是「對抗」,更非必然是「零和博弈」最終只有其中一方存在。甚至,當「人」可以參透天地奧妙,便會重視「人」的能力、功能,用「人」的智慧、力量改善內外。內,完善內心世界靈性;外,改進生活環境、條件,更宜「人」生存繁衍,從追求美好生活中,又能從各種環境、感受反饋人心,做好「人」、「人心」工夫,提練精神世界,可以上溯先輩的精神,下拓子孫後代的世界,才會有開萬世太平的自我訴求。

  於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當中對天地的運行、化育,其實是從參透中寓意做人的工夫,所謂「君子」,更是從人格的養成中,展現人世間對人性精神價值的追求,從而向最高標準成賢成聖邁進,更將某時、某地、某人的單一個體,指引向超越時空的廣闊維度,並以國家民族人群作為著力方向,展現「人」的「人心」真善美境界。

  正是這種「人」的工夫,中華民族才能總是溯古開新;總是在自強不息中,追求美好生活,昇華成為人性真善美的追求,代代相傳。每當遇上內外變化,便勇敢、堅毅跨越過去,求變,從而,中華文化源流,儘管是「古文明」,卻又因為不斷求變革新適應環境變化而「開新」,至今,上下五千年,竟然是「新文化」一員,將「古」與「新」完善呈現,那種「生命力」,才是世界鮮有的一個民族歷經五千年不墜的重要力量。

  參透了這些玄妙,國人才足以具備自信,儘管今天現代化世界的現實,與過去先輩的環境有重大差異,但是,只要看到「變」中所呈現的「不變」,看到「開新」卻又連接上五千年古文明的「根」,呈現旺盛生命力,大家便無懼迎上現代化、第四次工業革命展現出來的變化,砥礪前行,以「人」的工夫,以追求美好生活那份生生不息動力,為上承先輩、聖賢,下接子孫福祉而用心用力,開萬世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