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觀察:2019美聯儲政策轉折之年

134

  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貿易保護主義肆虐與多重不確定性因素相互疊加,給美國和全球經濟前景蒙上陰影。隨著美國經濟增速持續放緩,下行壓力增加,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一改此前的「加息」和「縮表」政策,進行了10年來首度降息和7年來首度擴表,使2019年成為美聯儲政策的「轉折之年」。

  展望2020年,美聯儲高層和財經界人士普遍預計美聯儲將把利率維持在當前水平,但由於美國經濟放緩趨勢未變、經貿不確定性猶存、「低利率」時代貨幣政策難以發力等問題,美聯儲在新的一年裏仍將面臨各種挑戰。

  經濟放緩致政策大扭轉

  作為美國中央銀行,美聯儲政策轉折反映出美國經濟的變化。2018年美國經濟增速接近3%,美聯儲順勢進行了4次加息,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逐步提升到2.25%至2.5%。2019年美聯儲利率走勢出現「180度大轉彎」,連續3次降息,將利率調回到1.5%至1.75%的水平。

  對於政策「大轉彎」的原因,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近日表示,過去一年裏,美國經濟面臨著全球經濟疲軟和經貿事務等帶來的一系列重大挑戰,為了給美國經濟提供「緩衝」與「保險」,美聯儲降低了利率。

  除了利率由「升」轉「降」,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也在2019年由「縮」轉「擴」。自10月中旬起,美聯儲每月購買600億美元短期美國國債,通過擴張資產負債表來大量增發美元。這是2012年9月第三輪量化寬鬆措施推出以來,美聯儲首度大規模擴張資產負債表。

  「降息」與「擴表」這一組合拳曾被各界視為美聯儲應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標誌性手段,在挽救和提振當年的美國經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儘管類似的危機並未在2019年捲土重來,但美聯儲依然祭出這套「大招」,顯示出美國經濟正面臨著讓美聯儲難以忽視的風險。

  風險從何而來

  在美聯儲看來,2019年美國經濟表現可謂「喜憂參半」。儘管美國本輪經濟擴張進入了第11個年頭,就業市場保持強勁,通脹水平整體穩定,但「壞消息」同樣層出不窮。金融市場上,美國股市大起大落,債市頻現經濟衰退預警信號,「錢荒」持續衝擊美國金融體系;實體經濟上,經貿摩擦懸而未決,出口與製造業萎縮,消費者信心下滑,都給美國經濟前景蒙上了陰影。

  美聯儲在其研究中多次指出,美國經濟的風險之源在於全球經濟放緩、經貿摩擦和政策不確定性,其中以經貿摩擦最為突出。不少美國財經界人士也持類似觀點。美國致同會計師事務所首席經濟學家戴安娜.斯旺克表示,美聯儲已深刻認識到,美國經貿政策頻頻生變正是美聯儲在2019年被迫降息的主要原因之一。

  儘管美聯儲利率「三連降」在穩定美國市場和企業信心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美聯儲已意識到,用降息來醫治經貿摩擦的創傷仍是「藥不對症」。鮑威爾8月表示,將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納入美聯儲決策框架是一個新挑戰。

  他還強調,制訂貿易政策的責任在美國國會和政府,不在美聯儲。

  苦於經貿摩擦帶來的衝擊,美國各界普遍期盼這片籠罩美國經濟一年多的陰雲能早日散去。布蘭迪全球公司投資組合經理帕特里克.卡澤爾表示,如今美國金融市場每日的走勢基本都是由經貿局勢驅動的。

  經過從「加」到「降」、從「縮」到「擴」的政策「大轉彎」,美聯儲近日宣布當前的貨幣政策「到位」,能夠為美國經濟持續擴張、就業市場強勁增長以及通脹處於對稱性2%目標附近提供支撐。

  基於這一表態,美國各界認為美聯儲短期內不會再輕易調整利率。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丘斯及其研究團隊認為,2020年美聯儲無論是降息還是加息「門檻都很高」,預計利率將保持不變。但也有不少財經界人士認為,引發2019年美聯儲降息的因素將持續到2020年,經濟前景依舊充滿變數,美聯儲仍有可能在局勢發生顯著變化時改變利率政策。

  前路充滿考驗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約翰.威廉姆斯日前表示,全球地緣政治和貿易問題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重大下行風險依然存在。鮑威爾此前也強調,若經濟前景出現「顯著變化」,美聯儲將作出反應。

  展望2020年,世界經濟尚未觸底企穩,經貿摩擦尚未徹底化解,不確定性依然籠罩全球,而低通脹、高債務等頑疾也困擾著美國經濟。儘管美聯儲通過「降息」與「擴表」的組合拳暫時幫美國經濟穩住陣腳,同時將美股推向歷史新高,但鮑威爾和多名經濟學家指出,使出這些「大招」的代價是透支未來的政策空間。

  鮑威爾11月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曾警告說,美國貨幣、財政政策在應對未來經濟下行時,可操作空間有限,當前的低利率環境可能限制貨幣政策支持經濟的能力,而債務高企的美國聯邦財政部門也要回到可持續運轉的道路上。這意味著在下一輪挑戰來臨時,美聯儲或將面對更加嚴峻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