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設立出口信用保險機構對於澳門特別行政區 建設中葡經貿合作平台促進作用

534

  引 言

  澳門具有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特殊的歷史環境、較高的經濟外向度、安全穩健的金融體系,國家多次出台政策強調要將澳門打造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服務平台。「十三五」規劃更是將澳門中葡平台提升為國家戰略層面,同時指出支持澳門開展雙向「一帶一路」建設。2017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提出為澳門帶來重大的發展機會。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往來發展迅速,但也存在體量差異大、投資環境欠佳、雙方了解不足等問題。出口信用保險制度可為企業的對外貿易業務提供風險保障,為其減少後顧之憂,進而促進一國的貨物和資本輸出。為助力中國內地和澳門企業貨物、資本走向葡語市場,2019年10月,「出口信用保險制度」在澳門正式啟動,以「銀行保單」為葡語國家的貿易往來提供降低風險的配套支援,這將對澳門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起著積極作用。未來,隨著出口信用保險等金融服務在中葡經貿中的應用、澳門出口信用保險制度的逐步完善,澳門作為中葡平台的優勢將進一步凸顯,中國內地與澳門對葡語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往來也將迎來更大的發展。

  潘泰年(澳門城市大學葡語國家研究院2019級碩士研究生)

  一、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的現狀

  中國與葡語國家分布於亞、非、歐、拉美4個大洲,人口超過16億,在世界總人口中的佔比超過20%,雙方GDP約佔全球GDP總額17.5%。豐富的自然資源使得雙方在經貿合作空間存在巨大發展潛力。

  為促進中國內地、葡語國家和澳門的共同發展,2003年10月由中國政府發起、中國商務部主辦、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承辦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下稱「中葡論壇」)在澳門成立,安哥拉、巴西、維德角、幾內亞比索、莫三比克、葡萄牙、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島(聖普於2017年3月正式加入論壇)、東帝汶等8個葡語國家共同參與,葡語國家共同體(1996年成立)中的9個國家,除2014年新加入的赤道幾內亞外,其餘8國均參加了中葡論壇。該論壇是以經貿促進與發展為主題的非政治性政府間多邊經貿合作機制,旨在加強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經貿交流,發揮澳門聯繫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平台作用。目前已經分別於2003年、2006年、2010年、2013年和2016年成功舉辦了5屆。先後實施了4個經貿合作行動綱領,已經形成較為完善的合作機制,極大促進了各方貿易、投資與各領域合作。而且在貿易保護主義盛行的今日,中葡論壇已不僅在經貿領域的多邊合作中發揮作用,更在諸如文化、教育等領域的非經貿合作中發揮作用。

  (一)中國與葡語國家貿易往來的現狀

  中葡論壇成立以來,中國與葡語國家以歷屆部長級會議簽署的《經貿合作行動綱領》為指引,在高層互訪、貿易往來、經濟合作、企業投資和文化交流等諸多方面交流頻繁,經貿額、投資額成倍增長。截至2018年,中國對世界的出口總值由2003年的8509.9億美元增長到36,855.6億美元,增長3.3倍,而對葡語國家,2018年進出口總值達1473.54億美元,比2002年(中葡論壇成立前1年)增長25倍(註1)。

  在葡語國家中,巴西是中國最大的交易夥伴。2018年中國與巴西的進出口貿易總值達到1108.08億美元,佔中國與葡語國家貿易總額的75.2%,同比增長26.59%(註2)。中國是巴西第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植物產品是巴西對中國出口的主力產品,礦產品是巴西對中國出口的第二大類商品,二者合計佔巴西對中國出口總額的80%以上。巴西自中國進口的主要商品為機電產品、化工產品和運輸設備,2018年上述3類產品合計進口239億美元,佔巴西自中國進口總額三分之二(註3)。此外,安哥拉成為中國在非洲僅次於南非的第二大交易夥伴,中國已成為2018年安哥拉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佔總額的60.28%)、最大的原料供應國(佔比14.56%)。2018年中國與安哥拉雙邊貿易額277.55億美元,佔中國與葡語國家貿易總額的18.84%,同比增長24.21%(註4)。


  (二)中國對葡語國家投資現狀

  中國對葡語國家的投資額自2003年以來增長明顯,中國石油、國家電網、三峽集團、中興通信等大批央企和華為、複星、三一等實力民企紛紛到葡語國家投資建廠,成立分公司;中葡在能源、製造業、農業、運輸、通信、金融、環保等領域合作成果顯著,也是中國對葡語國家的主要投資領域。2017年,中國對葡語國家直接投資流量總額15.6億美元,同比增長290.9%;直接投資存量總額77.09億美元,同比增長13.53%(註5)。從投資國家流向來看,巴西、安哥拉、莫三比克、幾內亞比索4個國家,2017年吸收中國投資流量為14.67億美元,佔葡語國家吸收中國投資流量總額的 94.04%;4國累計吸收中國投資存量70.14億美元,佔中國對葡語國家投資存量總額的90.99%(註6)。其中巴西是中國在葡語國家中最主要的投資國,2017年中國對巴西的直接投資存量達到32億美元。

  截至2016年,中國在葡語國家承包工程合同額超過900億美元(註7)。按完成金額計,我國在葡語國家的工程承包專案主要集中於安哥拉、巴西和莫三比克,例如在巴西的通訊專案和電力工程,在安哥拉的水電專案、熱電建設和住建等項目,在莫三比克的國道改建、港口油氣設施建設和通訊擴容等專案。而在其他葡語國家的承包專案不多,規模較小。

  (三)中國與葡語國家貿易投資環境分析

  「一帶一路」政策提出後,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貿易和投資往來面臨的總體環境向好,且雙方都具有進一步促進貿易發展的內在需求。但由於世界經濟尚處於弱增長的調整期,尤其是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並蔓延後,全球經濟走向面臨著巨大不確定性,各國消費需求萎縮,逆全球化的呼聲愈來愈高,中葡貿易投資發展存在些許隱憂。

   從有利方面看,一是中國與葡語國家有著擴大經貿合作的內在需求。中國經濟通過推進結構性轉型、創新引領驅動、傳統產業升級和新型產業的迅速發展,預計將繼續保持穩定增長。而葡語國家由於各自的經濟結構特點,尤其是一些非洲國家擁有豐富的資源但基礎薄弱,會與中國產生不同程度的互補性,進一步促進中葡經貿合作。

   二是澳門平台作用的不斷增強。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澳門特區政府不斷努力,使澳門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建設取得了積極進展。隨著澳門經濟多元化的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推進以及內地澳門《CEPA投資協議》和《CEPA經濟技術合作協定》的簽署,澳門作為中葡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優勢更加明顯。

   但中葡經貿合作的發展也受到一些宏觀環境的不利因素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總裁在今年3月的G20財長會議上發布了該組織的最新預測,IMF認為,2020年全球經濟將出現負增長,而且明確指出這場衝擊的嚴重性將超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全球經濟下行壓力不斷積累;中美貿易戰雖在年初取得階段性進展,但「新冠」疫情的爆發對中美關係構成重大挑戰。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3月初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預計2020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 將下降5%至15%,具體取決於疫情的發展。如果疫情在全球的擴散在上半年能夠基本結束,那疫情對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的影響大概在5%左右;如果疫情持續到年底,那麼整個全年都會受到影響,就可能達到15%。

   綜上所述,在全球經濟可能下滑的外部條件下,中葡經貿合作會受到一定影響,但中國與葡語國家感情深厚,且雙方都願意為經貿發展做出更多的努力,因此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穩定發展向前的主基調不會改變,預計仍將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

   二、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中存在的問題

   (一)多數葡語國家經濟較為落後

  葡語國家當前基本都處於政治局面相對穩定發展的階段。但這些葡語國家的國民經濟發展水準相差非常大,具體而言,葡萄牙屬於歐洲發達國家行列,巴西屬於新興發展中國家,其他則基本屬於貧窮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葡語國家中經濟基礎最好的葡萄牙,其工業產值僅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9.5%,是西歐經濟較落後的國家之一,其特色產業包括軟木、葡萄酒、橄欖油、製藥、磨具、可再生能源等。巴西是世界著名的種植和畜牧大國,其工業實力主要體現在鋼鐵、採礦、紡織、造紙等產業,工業體系不完整。安哥拉糧食不能自給,工業集中於石油、礦石業、能源等少數產業。莫三比克農業落後,工業主要是加工業,鋁加工是其支柱產業。幾內亞比索幾乎沒有工業,只有少量的農產品和食品加工業。維德角的主要經濟來源是旅遊業,而東帝汶的主要經濟收入是油氣資源,農業極不發達,糧食不能自給。雖然這些國家薄弱的工業基礎和畸形的產業結構給中國的出口帶來機會,但也使得葡語國家的整體投資環境較差,尤其是中國企業到當地投資時所面臨的落後的營商環境、基礎設施,都制約了我國與葡語國家經貿投資往來的可持續進一步發展。



  (二)葡語國家金融服務能力不足

  經貿、投資都離不開金融服務,所以葡語國家金融環境的好壞也影響著雙方的合作往來。除葡萄牙外,其它葡語國家均沒有完善、穩定的金融體系。巴西擁有南美最大的證券交易所,但貨幣匯率不穩定,2015年以來巴西雷亞爾兌美元貶值超過60%。安哥拉國內沒有證券交易所,基礎貸款利率高達15.5%,安哥拉的外匯嚴重不足,寬紮兌美元匯率從2017年至今一路下跌,且黑市匯率約為430:1,遠高於官方匯率。莫三比克有一家證券交易所,但僅有8家上市公司,2018年基礎貨幣貸款利率高達16.5%,其貨幣梅蒂卡爾對美元的匯率一般為30:1,但自2014年以來貶值至63:1,跌幅達100%。維德角雖有一家證券交易所,上市企業僅為個位數,實行固定匯率,融資條件為抵押或擔保貸款。東帝汶和幾內亞比索均實行固定匯率制度,國內沒有證券交易所,不具備大額融資條件。對這些國家來說,雖然本幣貶值利於出口,但進口原料價格飆升,抵消了貶值所帶來的效益,對我國與葡語國家的進出口貿易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

  另外,幾內亞比索、聖多美和普林西、東帝汶、赤道幾內亞均未獲得國際評級機構的主權評級,即這些國家的政府信用通常被認為是不可靠的,中國企業若要到這些國家投資,需要承擔很大的資金風險。

  (三)企業間合作互動不足

  從目前來看,中國與葡語國家的政府層面互動較多,中國與葡語國家通過「一帶一路」國家合作高峰論壇、中非合作論壇等多邊平台以及雙方高層互訪促進政治互信,但是真正的企業活動還較少,市場機制在中葡論壇系列活動中體現的還不是很充分。中葡之間的經貿往來促進,除了需要政府層面的交流,還需要動員民間企業的力量,尤其是數量龐大的中小企業的參與,形成政府和民間合作推動的機制。中葡論壇的優勢和作用可以被充分利用起來,比如由中葡論壇與內地的一些省市政府共同發起組織一些豐富的、有針對性的企業間對接活動,向中國企業宣傳葡語國家的情況與需求的同時讓葡語國家也了解中國企業的實力,這樣便調動了中國與葡語國家企業參與經貿合作洽談的積極性,真正實現政府搭台、企業唱戲,讓企業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的主體。

  三、澳門作為中葡平台的建設進展

  (一)澳門平台簡介

  澳門特別行政區由於特殊的歷史因素,早與葡語國家有了廣泛而密切的聯繫。且澳門的法律體系源自葡萄牙法律,葡萄牙語是澳門除中文外的官方語言,這些都有利於澳門發揮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服務平台作用。在區位上,澳門處於全國最具經濟活力的城市群當中,具備成為區域商務服務平台的條件,這天然的區位優勢,使澳門自古就發揮著中國內地連結亞、歐、美、非4大洲的仲介橋樑作用。

  在新時期,澳門的平台作用愈發明顯。2006年,「十一五」規劃中首次將澳門納入國家整體的發展規劃,出台了多項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支持政策;2011年,「十二五」規劃將澳門經濟發展的兩大宏偉目標,即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納入其中,「澳門平台」的重要性與必要性進一步彰顯。2016年,「十三五」規劃提出支持澳門作為葡語國家商貿服務平台的功能,將澳門中葡平台提升為國家戰略層面,同時指出支持澳門開展雙向「一帶一路」建設。在這裏,中國企業家可充分利用澳門作為平台,透過與葡語國家的合作,輻射至歐盟、拉美和非洲;而葡語國家也可以利用澳門獨特的平台作用,在中國尋求龐大的合作商機。

  (二)粵港澳大灣區的成立利好平台建設

   2017年7月,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見證下,《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定》在香港簽署。按照協議,粵港澳3地將在中央有關部門支持下,完善創新合作機制,促進互利共贏合作關係,共同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更具活力的經濟區、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和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的示範區,打造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港澳地區在大灣區中起到促進向外發展、加強對內融合的作用。

  澳門獲得雙重戰略機遇疊加。自從中葡論壇成立, 每一屆「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 都強調了澳門作為中葡平台的重要作用。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提出,在原有的粵港澳經濟合作基礎上,也再次明確提出了要將澳門打造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即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為澳門帶來重大的發展機會,這使得澳門中葡平台的建設獲得了雙重戰略機遇疊加,進一步提升了澳門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在參與大灣區的建設中,澳門堅持「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原則,更好地發揮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定位優勢,同時不斷加強與葡語國家的交流合作,尤其在金融、產能、投資貿易、人力資源、資金融通等領域的交流合作。

  金融業不斷發展完善。雖然相對大灣區內其他地區而言,澳門經濟體量小、資源有限,而且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廣州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深圳是科技研發中心,但特殊的語言、歷史、文化背景,使得澳門受到的重視程度愈來愈高,尤其是在發展金融業方面獲得了更多的支持。2019年10月12日,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何曉軍在出席「第八屆嶺南論壇」時表示,澳門證券交易所方案已經呈報給中央,希望能夠將澳門證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納斯達克。未來,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成立會令澳門經濟更多元化,也讓澳門更容易融入整個大灣區發展。

  四、澳門構建出口信用保險制度的必要性

  在中葡平台建設的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成立等一些重大歷史機遇下,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投資往來的進一步發展需要配套條件的同步提高。因為無論是中國內地企業還是澳門企業,若要與葡語國家進行貿易往來,就必須面對當地的政治風險、商業風險、法律風險以及道德風險。上文也提到,多數葡語國家經濟較為落後,且金融服務能力嚴重不足,企業出口或投資到這些國家會面臨較大的信用風險以及融資、匯率的問題。

  為解決雙方擴大合作的需求與企業面臨的風險之間存在的矛盾,風險緩釋工具的使用就十分必要。出口信用保險機制的建立可以大大降低企業的風險敞口,且除保險服務外,出口信用保險機構還可以為企業提供資訊背景調查、行業研究、追帳等輔助性服務。


  (一)出口信用保險簡介

  十九世紀末,出口信用保險誕生於歐洲。1919年,英國建立了出口信用制度,成立了第一家官方信貸擔保機構──英國出口信用擔保局(ECGD)。作為促進國際貿易的重要手段,出口信用保險已有上百年的歷史。上世紀四十年代以來,隨著世界政治格局逐漸穩定、世界經濟貿易全球化的進程逐漸加快,出口信用保險也隨之獲得巨大的發展,愈來愈多的國家認識到出口信用保險的重要性,先後以不同的模式建立起出口信用保險制度和機構。迄今為止,全世界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專門的出口信用保險機構。

  出口信用保險承保的是出口商在經營出口業務的過程中因進口商的商業風險或進口國的政治風險而遭受的損失。由於出口信用保險承擔的風險巨大,一般商業性保險公司不願意也無能力經營這種保險,大部分都是由國家財政提供保險準備金的支援,且不以盈利為目的。有資料顯示,全球貿易額的12%至15%是在出口信用保險的支持下實現的。在有些國家,出口信用保險的提供的保額甚至超過當年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

  中國大陸的出口信保機制產生於八十年代,經過一系列的發展、演變,在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並經國務院批准,中國第一家由政府出資、不以盈利為目的的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簡稱「中國信保」)於當年12月成立,服務網路覆蓋全國(除港澳台)。截至2019年末,中國信保累計支持的國內外貿易和投資規模超過4.6萬億美元,為超過16萬家企業提供了信用保險及相關服務,累計向企業支付賠款141.6億美元,累計帶動200多家銀行為出口企業融資超過3.6萬億元人民幣。根據國際伯恩協會統計,2015年以來,中國信保業務總規模連續在全球同業機構中排名第一(註8)。

  (二)澳門構建出口信用保險制度的進展

  中國信保的業務覆蓋範圍不包括港澳台是有其原因的。香港擁有自己的出口信保機構──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1966年成立);台灣於1974年成立了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簡稱「信保基金」),旨在「提供信用保證,以協助中小企業獲得金融機構之融資」。而出口信用保險制度在澳門的建立之所以拖至今日,重要原因之一是澳門出口總額過少。2012年澳門全年總出口貨值為81.6億澳門元,2018年澳門全年總出口貨值為121.9億澳門元,比2012年增加49.4%,其中出口往葡語系國家(2456萬澳門元)較2017年顯著增加29倍,當中醫藥及有機化學產品升幅達40.5倍。雖然如此,121.9億澳門元這一數字還不及同年中國信保在珠海地區承保額110億美元(約合889億澳門元)的兩成。出口信用保險的保費是基於出口總額來計算的,針對澳門歷史的出口總額,出於對成本──收益的考量,普通商業機構並不會有很大的動力去大力發展該業務。

  雖然存在以上問題,但鑑於與葡語國家愈來愈密切的經濟往來,政府對澳門出口信保制度建立的支持與介入愈來愈多。2016年3月9日,中國信保查衛民副總經理在公司會見了澳門金融管理局行政委員會主席丁連星及中聯辦有關人員一行,雙方就開展大陸和澳門地區信用保險合作有關問題進行交流。2016年10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視察澳門期間提出支持澳門建立出口信用保險制度。與此同時,2016年10月12日,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期間,中國信保與澳門特區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協定,並就協議落實有關問題與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進行交流。2017年10月,澳金管局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陳守信博士與葡萄牙信貸保險公司主席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雙方並就合作計畫交換意見。日後雙方計畫就出口貿易和投資活動的保險產品展開合作,為本澳企業及金融機構發展對外貿易及投資提供風險管理和保障,助力澳門構建出口信用保險制度。2019年2月,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進一步提出支持澳門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台」,建立出口信用保險制度,這項工作亦被列入特區《2019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

  事實上,此前澳門市場上已有部分保險公司獲許可提供出口信用保險產品,然而保險公司基於政治風險考量,在面向葡語國家時一般只承保葡萄牙和巴西的出口貿易。為構建包括所有葡語國家在內的「出口信用保險制度」,澳門金管局做了一系列工作:開展研究鄰近地區的出口信用保險制度 ,透過問卷及座談,分別向各方了解業界需求、與內地及海外多家具經驗及實力的出口信用保險機構商討切合澳門所需的方案,最終於2019年10月推出「銀行保單」計畫,即透過銀行為澳門企業的「保理業務」進行投保,為企業解決出口較高風險葡語國家的信用風險問題。

  (三)對澳門平台建設的促進

  高度契合國家戰略。在澳門建立出口信用保險制度,其最直接的作用就是促進了澳門的對外出口,尤其是對葡語國家。而出口作為一項重要的經濟活動,除對社會經濟發展做出貢獻,還會將其積極作用輻射至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例如帶動澳門當地人員的流動、文化的交流、服務業的繁榮等等,這些都高度契合了國家「十三五」規劃中所強調的內容,即支援澳門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同時,也符合澳門首個五年規劃所提出的「一中心、一 平台」的發展戰略。

  風險降低凸顯平台作用。在「一帶一路」的大背景下,中國企業的「走出去」投資遍布各大洲,但葡語國家中,中國對除巴西、安哥拉外的國家投資體量有限。在澳門出口信保制度的保障下,企業在出口或對外投資中可以免除或減少很多風險顧慮,同時憑藉澳門的平台優勢,內地企業可以借助這一跳板與其它往來不多的葡語國家進行更深入的了解和交流,貿易與投資往來便可隨之開展。如此,出口信用保險制度使得澳門作為中葡平台的作用得到了放大與昇華。

  (四)展望與建議

  發展項目險領域。目前澳門的及出口信用保險機制僅適用於貿易險,承保的貨物是一般消費品、保障期一般為1年,而在保障期為兩年以上的項目險領域仍是空白。據資料顯示,2013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計投資了900億美元,在沿線國家完成對外承包工程營業額超過4000億美元。在此情況下,尤其是澳門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逐年提升下,對多層次、多領域的信用保險尤其是中長期險和海外投資險的需求將逐漸增多,在澳門設立專營的保險機構、實現出口信用保險業務的全險種覆蓋才能充分發揮中葡經貿合作平台的功能。

  採用適合的經營模式。出口信用保險有多種經營模式,包括政府直接經營(如英國出口信用擔保局、澳大利亞出口融資與保險公司)、政府成立全資公司(如加拿大出口發展公司、中國信保)、政府委託私人機構經營(如德國HERMES )、政府控股經營(如法國外貿保險公司)等。中國信保作為全球承保規模最大的出口信用保險機構,擁有國家主權信用評級,其產品體系完整,風險管理能力卓越,在支援「一帶一路」建設、促進國際產能合作、培育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推動經濟結構優化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發展出口信用保險的初期,政府的參與和扶持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針對澳門空白的項目險市場。因此,澳門的下一步,將很有可能與中國信保展開合作,在合作和經營方式上還需要詳細研究。澳門可牽手中國信保成立辦事處分公司,亦可選擇由澳門特區政府出資成為商業性保險公司的最終決策股東來成立出口信保機構,打造具有服務葡語國家特色的區域性信用保險制度。

  加快出口信用保險立法。出口信用保險具有特殊性,需要專門的法律進行規範,各國都對本國的出口信用保險進行立法。澳門政府應在成立出口信用保險機構後加快對信用保險單獨立法。通過立法明確出口信用保險機構的地位、性質、國別政策、國家限額、重大項目的管理等方面作出規定,使出口信用保險的發展走上法治化軌道。

  參考文獻

  〔1〕丁浩、高雪嬌.中國與葡語國家合作發展報告(2019)〔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北京,2019:048-062.

  〔2〕王應貴、梁惠雅.我國與葡語國家貿易投資的發展及影響因素分析〔J〕.國際觀察,2017,(12):17-20.

  〔3〕許英明「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成效、問題與展望〔J〕.中國西部,2018,(6):98-104.

  〔4〕2017年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情況綜述

  http://gw.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808/20180802780752.shtml.

  〔5〕借力「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澳門打出多元發展「組合拳」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02-26/doc-ifyrvnsw8951988.shtml.

  〔6〕鄧偉強.澳門構建出口信用保險制度芻議〔J〕.行政,2017,(3):55-73.

  〔7〕何慎遠. 國際出口信用保險經營模式的演化〔J〕. 保險研究, 2007(10):17-19.

  〔8〕鄧丹萱、連信森.粵港澳大灣區背景下的澳門中葡平台建設策略及對策〔J〕。港澳研究,2017(4):84-90.

  註1、註2:中國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披露資料。

  註3:中商情報網:http://m.askci.com/news/maoyi/20190214/1010241141536.shtml

  註4:中國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披露資料

  註5、註6:《2017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

  註7:李克強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上演講內容

  註8:中國信保官網披露